VC银翘片

OTC_头像来自大狼炸鸡店老板店店大野狼

唉。

今年是怎么了。

RIP.

说着要给同学翻大三时候的音频打开了移动硬盘,居然找到大一时选修课上写过的作业,是四大名著某个片段共四个,选一个作故事新编和读后感,从前喜欢别出心裁,居然选了西游。


从前的创造力总是无限的,也不相信会有江郎才尽,好些文字读过便算了,以为泯然众人不过是句玩笑话。

然而如今想要拿起笔来写些什么,也总觉得艰难。

唉。

我想写字啊,想写东西。

想到自己曾经向往的都被别人实现了,多少也会伤感的吧。

想起来你叫成步堂龙一,是个魔法师吗(喂)
一边看一边笑一边截图,真好啊,我永远喜欢逆转系列!

出发去玩咯!解锁新地图ლ(╹◡╹V)

《无双》的硬核老板x呆萌画家(?)
真实的快乐,值得二刷

想要一段安静的时间
等身体状况恢复好了
继续码字码字不停歇

享受这个静谧的夜晚吧。
晚安。

啊……冰箱冻过的榴莲也太好吃了吧……

每次考完试都觉得头秃程度跟获得的知识量根本不成正比……

这个女装……我恋爱了(你清醒点)

阴阳师版《伟大的友谊》
狼狼:“我是你的R卡蓝票,你是我的茶叶蛋。”

不,你还是我开过光的一星鬼王和四星御魂,更是我无处不在的防御之王……

让我们,为友谊,干杯!

阴阳师-妖刀姬的吐槽笔记

来自一个目睹了全程跟店店 @大狼炸雞店✨ 结队打御魂的妖刀姬的绝望吐槽,今天的魂十也是翻车的一天呢呵呵哒,不过速度总算是超过超模荒了还是可喜可贺的咦嘻嘻

真实的故事,如有雷同,算我精分


1.

我是妖刀姬,我的心好痛啊。


2.

糟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我过得这是个什么日子啊……

寮里其他的女式神,不是美美的凑在一起讨论个指甲油啦研究研究怎么做发型啦,就是萌萌哒穿着好看的小裙子转来转去的美滋滋,到底为什么每天只有我灰头土脸的拖着刀冲出去嗷嗷的砍砍砍啊?大家明明都一样是女孩子啊?为什么会这样啊?明明是我先到寮里来的啊?!

姬比姬,是会气死姬的。...


( •̥́ ˍ •̀ू )多年之前(?)机缘巧合之下听说有太太愿意给我的文画图,真的是激动到手抖;多年之后仍然用新的惊喜成功吓到了我……有高温假了不起吗(不是)
(对不起,有高温假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 •̥́ ˍ •̀ू )感动到哭泣,抱起这只举高高!

沙罗:

安利 @VC银翘片 太太的九寨沟pa羌笛 超棒

走在前头带路的小狐丸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招待不周怠慢了释比交代的贵客,回过头却只看见那顽皮的青发少年弯了腰,摘下一朵羊角花在数珠丸鬓边比了比,又笑了一声别在自...

厉害了我的沙罗罗!做出【惊讶】的表情!我反对!我的喜子才没有这么可爱!(不是)

沙罗:

还债

 @VC银翘片 


电音真的是很棒啊……

来自一个不会P图的底层药片的绝望,来大狼 @大狼炸雞店✨ 来吃点维C银翘片来(不)

A妹的歌越来越好听了QUQ

我:来来来继续画“狗”反正也出不来,看看能歪个谁,走你——
BOOM!
妖刀姬:哎呀。
阎魔:哎呀。
青行灯:哎呀。
一目连:哎呀。
花鸟卷:哎呀。
荒:哎呀。
小鹿男:哎呀。
茨木:哎呀。
酒吞:呵呵。
茨木:挚友你怎么不按照队形来?
两面佛:呵呵。
茨木:怎么你也呵呵?不对,你谁?

大天狗:……哪来的智障我要回家。

春日泽:天呐这只狗没有童年!
我:他衣柜全都是新衣服!
大天狗:感觉背后好像有什么人在看着我……

妖刀姬:怎么办,以后咱们拿谁玩梗?
一目连:听说阴阳师的陆生还差好几片呢。
青行灯:阴阳师懒得要死,我都快长毛了才良心发现给我觉醒,现在我还是裸着的呢。
阎魔:觉醒是什么?
小鹿男:你不是穿裙子了吗?
花鸟卷:六星...

第十季也是最喜欢的妹子拿了冠军!超级开心!忍不住大喊一声!
Vanjie~

(∗❛ั∀❛ั∗)✧*。夏天就是要吃刨冰呢。

一天之内同样的内容写三遍是怎样的体验……一遍一个画风一代不如一代……word我恨你……

【红海行动】顾顺x李懂-他和他的音乐会

咕咚女孩日常诈尸被word搞到心力交瘁

同社团校友设定,OOC都是我的,我永远喜欢红海行动!

七月真的不能咸鱼了真的……


从罗星那里听到李懂要在母校开个人音乐会的消息,顾顺有过那么一瞬间的恍惚。

原来时间过得这样快。

转眼,又是一年。


1.

顾顺最近的日子过得并不顺心。

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双重压力,漂泊在这个孤独城市的每一天似乎都愈发艰难。盲目探索着,顽强的想要在全然陌生的领域独自活下去,不知不觉都已经来到了第三年。

身形高大的青年低着头,在地砖上来回蹭了蹭鞋尖。

怎么会稀里糊涂过去这么久的呢?蓦然回了神,连李懂都要研究生毕业了。他不继续在学校里读...

想念我那个弹古筝的挚友。

我亲爱的戳戳和A妹居然合作了!!!幸福到昏古起!!!循环起——

祝首页高考顺利,有缘做校友(∗❛ั∀❛ั∗)✧*。

这个美好的节日里,我在这里祝大家:
晚年幸福!(不)

还有那个谁——

嗯……生日快乐。

响王-Darkest Hour(12)

又名《把喜子放进冰箱总共分几步》

五月要结束了,呢

都是瞎编的请勿对号入座,没有推理脑文笔差见谅


【冰箱】


什……

我并不打算跟伯爵混熟啊?我躲着他还来不及呢。

该说是高高在上惯了,自尊心过强作祟吗,走到哪里都默认那些看起来不起眼的人是伯爵的隐藏粉丝,一边说着自己在享受假期,一边还是没有完全放下工作啊法特尔小姐。

至少在转身离去的那个时刻,一头雾水的我还是这么天真的想着的。

表面的迷惑太过明显,以至于忽视了思考问题的关键。在同几个与我相向而行的健壮船员擦身而过的一瞬间,我的脑海中还飞快的掠过了“果然跟缆绳打交道的人手臂比我大腿都要粗啊”这样的想法,应该惊讶的并不是紧皱着...

我!也!爱!你!

暴风哭泣的银翘片在路边融化了。

© VC银翘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