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银翘片

OTC_头像来自大狼炸鸡店老板店店大野狼

N福–全部成为N(4)

依然手机发,格式见谅

【福喵的场合】

-我会按照自己的判断行事。

-不是啊我求你住手啊!!!

爷!

大爷!

N大爷!!!

我求你住手好吗!!!

我的天啊……我倒不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独断专行,只不过这一次他不是顶着自己那张脸跑出去惹是生非,我真的还是要面子的啊……

我当然坚定不移的相信我和N终有一天会换回到自己的身体里,为了把互换期间造成的损失最小化我都如此乖巧可爱的当起了家里蹲,N怎么就不能消停一会呢……

N啊N,你可真是个属狗的,这么活泼好动,一时半会都不能安安静静的呆在家里,不去搞点事情你就浑身难受是吗!

我感到一种难以言喻的绝望……

绝望到我想给自己买张车票赶紧冲到事发现场去看看能不能稍微挽救那么一丁点的后果也好的时候,都会发现我连“我自己”的身份证号是多少都不知道。

……

我说N同志啊,虽然不是很好意思打扰你替我相亲的兴致,在那之前,我们是不是还是增进一下对彼此的了解比较好啊……

不是,这个样子,我真的完全无法正常生活啊?

我扶着额头在马桶边上蹲了下来,感觉自己看起来跟外面路边的那些颓废的大叔看起来没有任何区别,就差叼根烟了。当然抽烟我是拒绝的,一身味不说,除了看起来比较有所谓的成熟男人味以外,什么用都没有啊。

难道现在的我还缺成熟男人味吗?!

开玩笑,那些叔控的小姑娘爱死我了好吗!

唉……

我掏出N的手机,漆黑的屏幕上映出一个愁眉苦脸的男人,一脸的衰样,配上零星的胡茬真是绝了。我一向都是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野路子一条也没有,可没法做到坦坦荡荡的坐黑车或者钻什么制度的空子,也许N是得心应手的,但交换身体的一瞬间那个操控着一切的人大概是忘记点选全部技能继承了吧,我现在除了身体素质获得了显著的提升之外,别的一点属性加成都没有啊!

不行啊!

快来个人阻止N的为非作歹啊!

会不会换回来之后我就进了各种机构的黑名单啊!别介啊!我不是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干啊!

这个N!

-N啊,你身份证号方便给我一下吗……

-等一下。

你需要户口本吗?

-我要户口本干嘛?

我又不去登记结婚!

不对!你又不去登记结婚!

……

不对!你不准替我登记结婚!

-哼,脑子还不赖嘛。

【N的场合】

女孩在我对面坐了下来,看起来跟我身体的主人年纪相仿,应该是还要年轻一些,在我看来完全就是个孩子。她的眉毛很淡,这意味着她没有化妆,同时也没有那些讨厌刺鼻的香水味,我不由得提高了对她的评价。

她有些紧张,我能看得出来,脊背挺得太直了。不得不承认也许有些人在生活中会习惯性的将身体挺直,但她简直有些僵硬了,所有试图掩饰不安的举动在相亲这种尴尬的场合中都会被成倍的放大,看来是个新手啊。

我的状态很轻松,这感觉像是我在替别的人来看看他没有过门的媳妇——虽然这个别人看起来就是我自己,但我能剥离的完全干净。我用勺子搅着面前的咖啡,静静注视着女孩点完了甜点,要做到不冒犯很难,我在竭力控制了,我不确定是否现在的我看起来还是如同我本人那般凌厉尖锐,希望气场这种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别吓坏了她才好。

她看起来欲言又止,没有涂指甲油的手指交握在一起放在桌沿,这是一个很不稳定的动作,意味着她并不打算长时间的保持,也许是在等待着某个契机也说不定。如果是在从前我也许会安静的等待对方先开口,很多时候讲话的先后会决定很多——这就涉及到问话的技巧,我无意在此卖弄,更何况这个干净的女孩也并不是我应该炫技的对象,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甚至可以礼貌的向她要来一张照片,然后想办法交给网络那边的福尔摩斯。

这种……在完成某个委托的感觉,让我感到非常熟悉,浑身的细胞都开始处于一种微妙的紧张与放松之中,正因为见识过了各种危急要紧的关头,我的身体反而能够更加轻松的面对问题了。或许一般人很难体会,获得这种状态要付出的太多也要经历的太多,是一项没必要非要取得的能力,比起以身犯险,我还是更希望福尔摩斯按兵不动静候佳音的好。

女孩轻轻咳嗽了一声,刚要开口就被端上蛋糕的侍者打断了,她的脸变得有些红,又闭紧了嘴低头开始跟面前那坨高热量的食物较劲起来。我饶有兴趣的观察着她,细节一向能说明很多问题。

我注意到她的眼镜,非常干净,镜片不算太厚。左手的食指上裹着创可贴,她的头发很黑很长,披散在肩上,不过我猜想她也许日常更加适合把头发扎起来,显得利索精干得多,一种好学生身上的书卷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多少印证了我心中的猜测。

她深吸一口气,放下了勺子,十分认真的看向了我,我也做出认真倾听的表情来回应她。

我已经预想好了,从现在起我要好好扮演福尔摩斯,就算这个名字只是他随便捏造了搪塞我的,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都要忠于我的初衷。

然而事实总是要出乎意料一些的,正如这个故事开始时那样的令人哭笑不得。

女孩坚定而清晰的对着我说道:

“抱歉啊,N先生,是我把你们搞错了。”

“你不是来相亲的,你是谁?”

“不不不你先别激动!你听我解释!”

那女孩看起来比我激动多了,慌忙摆着手,闹出了不小的动静,隔壁桌的客人纷纷向我们投来各种奇异的目光,好奇,吃惊,还有……同情?

现在的年轻人啊……

“好吧,我只想问,这位小姐,你是不是经常跟电脑打交道?”

“啊没错,一半时间对着电脑屏幕,一半时间进行着反复的错误的实验研究哎呀我是不是扯远了……”

我耸了耸肩。

“我确实是来相亲的。”她抓着桌子往前倾斜了身子,压低声音说道,“但我没想到这样都能把您给钓出来。”
我忽然无言以对。

这算什么?一个无聊的玩笑吗?

“想不想换回来?”女孩看着我说。

“想。但是在那之前,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事情吗?”

我轻轻敲着桌子,说实话,我不是很相信她,虽然她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会说谎的人,但这种发言怎么看都太可疑了,我不得不警惕一点。现在我可不是以N的身份在战斗,要拼上的还有属于福尔摩斯的那一份,他未必会赞成我这样冒险。

“我觉得这家店的蛋糕还挺好吃的,你不来一块么?”看到我摇头之后她说,“好吧……你随便问。”

“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我掏出了手机。

-嘿。

-我很穷的,没钱做结婚戒指。

-是吗,其实我觉得这女孩还不错,挺适合你的。

-谁给你的自信让你觉得我一定喜欢女的?

-哦……

是我考虑不周。

那么给我一点时间思考一下如何回复她吧。

-喂你不是信了吧!!!

-呵呵。

评论(6)
热度(97)

© VC银翘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