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银翘片

OTC_头像来自大狼炸鸡店老板店店大野狼

N福–全部成为N(5)

手机格式见谅
安卓用户抓耳挠腮,跪求番外早日上线
强推《红海行动》,给小哥哥小姐姐打爆电话

【福喵的场合】

-刚才说的事,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

-别装傻,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靠!

你把你身份证号给我先!

我现在就买车票过去收拾你!

-是吗。

那我拭目以待了。

……

N的日子到底都是怎么过的?

我想破了脑袋恐怕也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比如现在,我甚至怀疑他是黑在国内的,在世界的阴暗面总是有着太多不为普通人所知的事实,光是稍微脑补一下那种可能性就让我浑身发抖。

的确有时候我会觉得,生活在和平年代的和平地区,真的是太幸福了。永远有一些血肉横飞的残酷发生在平静世界的另一端,用生命和时间的付出砌起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墙,将一切阻隔在视野渺茫的尽头。

矗立在彼端那坚定不可撼动的高大身影里,会有N的一个。

一直以来他都是那样做的,默默无闻的守护着他所认定的事物,从来都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冰冷强大,却又温柔。

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也许只有在意他任务成功与否的人,却没有关心他安危所在的人吧。

当我的手指一一抚过身体上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时,我只觉得胸膛中名为“悲哀”的情绪愈发增长,他所以为的当然不是真的。

至少在这个世界上,会有人为他的一举一动而揪心不已。我不知道他是否还有其他健在的亲人,然而此时此刻,我与他分享着来自同一颗心脏的跳动声,选择命运就此将我与他牵缚住,在未知的时间长河之中随波逐流。

哪怕我唯一能做的,仅仅是紧紧抓住他的手。

这一次,我要抓住他的手。

嗯……

意外的还挺简单的,就像这样……左手抓住右手……成功了!

嗯,这种熟悉的感觉,就像是单身狗自我安慰装作有女朋友拍照的时候一样,N身体的柔韧性不赖嘛!

咳咳不闹不闹,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不然也太简单了一些啊喂……

否则对于我来说,保全N的最优解,就是宅在N的这个不知道是不是家的据点里一动不动,以不变应万变啊!等着N这个不世出的高手跋涉千里前来解救我于水火之中,上演一出英雄救……救……朋友的戏码,对。

我觉得没问题。

或者我衷心的希望自己拿到了一个非常狗血的剧本,干脆就按部就班的来,不是也挺好的吗?

反正这货也没告诉我他身份证号码啊!

我严重怀疑他的小卡片哪次出任务的时候被他一屁股坐折了。

这一点也不奇怪。我丝毫不怀疑他曾经执行过的那些不能说的任务的危险性,虽然我也不认为他会随身携带身份证就是了,我只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还是一如既往的想要单干,把我一个人晾在这里。

他总是有他自己的理由,我也总是有我对他的不满。

他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对自己好一点?更何况现在他是寄宿在我的身体里面啊,我那个体质很容易留疤的大哥我求你可千万别作死啊我禁不起折腾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

唉,不知不觉气呼呼的掰断了一整盒的火柴棍,话说他家里为啥会有火柴棍啊……

抽烟用?

想到这个我抓住外套袖子嗅了嗅,烟味很淡了,某种我所不熟悉的香气更淡,N的鼻子简直比狗还灵,换我本人肯定是发觉不了的。

我知道这跟我没关系。

可我心里就是隐隐的不舒服。

我……说不出哪里不舒服,反正,就是不舒服。

-你好像很喜欢看电视剧?

-是啊,闲着没事日剧英剧都看一些。

怎么突然问这个?

哦~

撩妹词穷了?

还不是得放着我亲自来!

-……你在说什么?

我不是要撩妹。

有一部日剧叫《民王》,你知道么?

-!

你是说……

-没错,搭档。

我好像明白了。

【N的场合】

他好像明白了。

我一向知道,他很聪明。曾经广泛的涉猎,有着我所不能企及的知识库存。

他蕴藏着远比他所知更为强大的能量。

就是会存在那样的人,所谓的天赋,不经过训练也能够掌握某些异于常人的技能。

但我的身份要求每一个像我这样的人,都必须要全面发展。

暗无天日的训练,仿佛永无止尽和出头之日,是我在短暂回忆少年人生时最早被唤醒的内容。

之后?在枪林弹雨中,在狂风漫卷的沙漠里,在遮天蔽日的雨叶下,我强迫自己转移着注意力,以为这样我的人生才能够继续。

我曾经告诉过福尔摩斯,比起被俗世的庸杂烦扰,我宁愿与狮共舞。

只因我习惯于枕着危险的心跳入眠。

长久以来皆是如此,甚至让我忘记了作为一个正常的人,应该怎样活着。

我也许别无选择,但他还年轻得很吧。微笑着会被女孩看红了脸的年纪,每一道目光,都在我的心上划过烙印下清晰的疤痕。

他不该像我一样的。

我不会让他像我一样的。

“所以要怎么做?”

记不清这是女孩吃掉的第几块蛋糕了,我想福尔摩斯应该还不至于那么小气。君子成人之美,事成之后如果会有进一步的美好发展,也算是我借用他身体这段时间能给的一点微薄的谢礼。

现在的女孩子很容易被男人的外表吸引吧?那我就放心了。

眼神尽量避开就可以,我明白自己锋利的像是出鞘雪亮的刀刃。

“哇这个榴莲千层真的很好吃,N先生你不吃吗?诶……好可惜。”女孩子的眼神亮起了一瞬又归于黯淡,说实话我对食物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恶,福尔摩斯就不一定了。

我还并不清楚他会对什么样的食物过敏。

“我不是转移话题,我说真的。”她用纸巾利落的擦干净嘴边的奶油,咬着嘴唇看向左侧一眼,“但是我也真的暂时不知道要怎么办。”

这是在心虚吗,我没有生气。

我并不认为她在欺骗或者敷衍我,我只是感到奇怪。

“你既然有办法把我们换过来,应该就同样能够换回去的。”

女孩长长叹了一口气。

“理论上是这样的……为了做毕设,我仿照日剧里面的思路做出了这个机器,人也不是瞎选的,福尔摩斯是我的同学,他跟我大概提过和你的故事,我只是随便试试看,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我皱了皱眉头。

虽然并不反感……好吧,我也没有资格要求福尔摩斯守口如瓶的。

“原理是?”

“脑电波。”她推了推眼镜郑重说道,“说的太详细就扯远了,你只需要知道是我控制了你们的脑电波就ok了!”

“所以,”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问道,“你的毕设是关于人类脑电波的研究?”

“不。”女孩摇了摇头,镜片后面的眼珠看起来是前所未有的深邃坚定。

我认真的等待着她的答案,我的预感一向很准,总觉得她嘴里要说出什么了不得的话来。

于是她握拳略一沉吟,清了清嗓子,重新认真的看向我。

“是日剧文化研究。”

–我跟你说,《民王》讲的是一对父子,偶然间灵魂互换的故事!

–所以你发现了什么?

–那还不是明摆着的嘛,我跟你,父与子啊!

–哦?

长本事了?

–你你你,你干嘛?

我也没说我是爸爸啊!

咳,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你敢自残我就敢裸奔!

–你胆子倒是不小。

对了。

–嗯,什么事?

–当心。

评论(13)
热度(63)

© VC银翘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