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银翘片

OTC_头像来自大狼炸鸡店老板店店大野狼

【红海行动】红糖水行动

瑟瑟发抖交出小甜饼,请不要抓我去黄饼洗头QUQ

神经病段子,全员存活,OOC都是我的

顺懂/+-/吃糖/后勤的女孩决不认输

我永远喜欢红海行动! 



1.

陆琛深夜打开朋友圈,发现他的微信好友,顾·自我感觉特别良好·顺,又双叒叕发自拍了。

配字:“有一种帅,叫做‘顺’。”

好吧。

陌生的街道,陌生的路人,一成不变那张臭美的拽脸。

每次浏览被赞一栏的时候陆琛都觉得像是看见了蛟龙出早操的点名单。

你们都这么齐刷刷一个不落的吗?!

天人交战良久,今天的陆大夫也昧着良心选择了点赞。

 

2.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陆琛叹口气,继续往下划,发现清一色夸顾顺人帅身高腿长牙白的评论里头,夹了个李懂。

想不发现李懂也很难,就他不保持队形,而且顾顺从来都无视所有人只回李懂一个。

可是李懂评论的是啥啊。

陆琛定睛一看。

“你知不知道,在天津话里,‘顺’就是丑啊?”

(天津话的吃藕,写作“面丑”读作shún) 


3.

陆琛特别欣赏李懂,他觉得李懂是蛟龙一队里唯一一个敢说真话的人。

这是真的。

当然从前还有个罗星,可是自从上次出完任务回来,顾顺跟李懂去看了他一回之后,这货居然不知怎么误操作的点了退群。

更尴尬的是那天探望完罗星之后大家决定出去撸串庆祝一下,队长忙着跟副队比大眼瞪小眼谁坚持的时间最长不眨眼,瞪得红血丝都出来了而徐宏的双眼仍然水润明亮;石头因为辩解了一句当时自己给出的糖糖纸明明很好剥被佟莉连环丢啤酒瓶盖的高压攻击打得顶着铁盆到处跑;顾顺和李懂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树枝做了个简易弹弓,拿烧烤签子开始比谁能射进对面那个墙洞的数量多谁今晚就睡李懂那个下铺;一个右手石膏,一个左手石膏,庄羽在陆琛边上单手举着个DV机乐得跟个拿到了心心念念棉花糖的小男孩一样,还时不时的给正在往烤串上刷油刷得非常费劲的他一个特写。

也就是说……

他们都把罗星退群这码事给忘了……

忘了……

忘了……

 

4.

杨锐意识到这回事的时候,黄花菜地都被挖掘机给掀了。

于是他完全没发现徐宏迅速转过身去背着他滴了眼药水。

自封一队老干爹的队长开始了锲而不舍的拉罗星进群——罗星退出群聊——拉罗星进群——罗星退出群聊——拉罗星进群——罗星退出群聊的无限死循环之中,杨锐心想坏了坏了,肯定是我们冷落了前宝贝狙击手,人家不乐意了。

庄羽举着DV噔噔噔跑过来瞅了一眼,非常老实的说,队长,罗星哥可能是网络信号不好,或者手机坏了,我跟陆琛可以帮忙解决的。

是吗?

杨锐心说我怎么那么不信呢。

是啊,不信你问陆琛,他都会修车,肯定也会修手机。

庄羽一脸认真的点头。

想了想,庄羽又举起打了石膏的右胳膊补充一句。

单手也能修,我可以借他一只。

杨锐竟然一时语塞。

陆琛闻言把头凑过来瞥了一眼,呵呵笑了两声。

没救了,陆大夫以十分权威的语气下了结论,我看罗星是帕金森。

 

5.

杨锐总觉得自己被队员们忽悠了。

可是平日里庄羽这小伙子挺实诚的啊,不应该有什么花花肠子啊。

哎哟,坏了。

杨锐一拍大腿。

准是被陆琛带坏了。

他觉得不行,得找老干妈徐宏商量一下。

于是他扯着嗓子大喊:徐宏!徐宏!

徐宏噌的一声就跟从地里长出来的一样站到了他的面前,真挚的眨着那双赶英超美的大眼睛。

月光下,徐副队的双眼还是那么清澈,明亮。

杨锐顿时老泪纵横:输了,比不起,比不起。

徐宏一歪头,露出了无辜的微笑。

陆琛预备的眼药水,真好使。

 

6.

陆琛正跟庄羽勾肩搭背的走着呢,突然觉得身后一凉。

他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气壮山河,势大力沉。

谁在想我?

不对不对。

没吓到你吧?

可是边上庄羽那一脸惊恐的表情,答案就很明显了。

通讯兵乖宝宝吓得哆哆嗦嗦举起镜头,像举着枪杆子一样把枪口对准了一脸无辜的医疗兵。

陆琛想了想,很配合的举起了双手。

陆琛又想了想,问,你还拍着呢么?

于是他看见庄羽小鹿一般带着怯意的双眼将视线游移到电子屏上又游回了他的脸上,然后用力地,缓缓地点了点头。

别。

陆琛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兄弟,我们不带这样玩的。

 

7.

算我求你了。

陆琛说。

啊?

庄羽说。

我以后偷的糖都给你。

陆琛说。

我不要,石头会生我气的,我打不过佟莉姐。

庄羽说。

没事我帮你拦着她。我说,那个,都是住一个上下铺的兄弟,你能不能……

陆琛尝试打温情牌。

我就是想着以后能做个纪念……你看,这次大家都受伤了,石头破了相,队长一瘸一拐的,咱俩一人一边胳膊往那一站哼哈二将似的,罗星哥还得了帕金森……我,我就是……

庄羽很委屈。

得得得,别说了。我不让你删就是了,你别哭啊……

陆琛很慌。

我没哭,我就是觉得你们都特别好,我一想到以后退伍了大家各奔东西,兴许以后就再也见不着了,我就……想给自己留个念想……

庄羽低下头,偷偷看着陷入纠结的陆琛,声音越来越小。

让队长看见还以为我不团结战友,欺负你呢。行,只要你不往外传,以后你想怎么拍我,就怎么拍我,行了吧?

陆琛很无奈,拍拍庄羽的肩膀,完好的右臂自然而然的又搭上了庄羽的背。

可别跟别人说啊。

末了还装模作样的凶巴巴警告人家。

庄羽弯着眼睛笑了,说,好,啊……

陆琛一阵紧张:怎么了,我拍到你伤口了?

庄羽摇摇头,笑着说了没事。

只是突然想起来存视频的移动硬盘上次借给李懂拷资料了,至今没还。

应该……没事吧?

 

8.

等等。

陆琛突然停在原地。

我们还没把罗星拉进群呢!

庄羽疑惑的看着他,罗星哥不是帕金森了吗?

……

这种话也就只有你会信了吧。

陆琛扶额,觉得以后跟庄羽说的话,还是得斟酌着点。

万一下次他说了真心话,庄羽以为是狼来了可怎么办啊。

……

还是先把罗星拉进群吧。

 

9.

无数次失而复得耿直boy罗星之后,时间回到现在,某人还在刷着朋友圈。

陆琛握着手机,在被窝里快笑死了。

没错,这个充满了互相吹捧的虚伪的世界,需要更多真实的声音!

李懂,你干的漂亮!哥这就来声援你!

点击评论,输入“‘顺’不是真的帅,‘琛’,才是真的帅”,点击发送。

啊,神清气爽。

除了上铺突然爆发出一阵来自通讯兵矜持又隐忍的笑声。

陆琛一脸懵逼的把头伸到上铺,掀开庄羽的被角,露出一个憋笑憋红了的脑袋,一双仅次于副队和李懂的大眼睛无辜的与他四目相对。

怎么了你?

陆琛疑惑的挠头。

别,别掀我被……冷……哈哈哈哈哈哈哈……

庄羽被冷气冻得一阵哆嗦还不忘了哈哈哈。

但是人家小伙子真的是实在人,笑够了就乖乖把手机拿给懵逼值爆表的陆大夫看,还不忘了用手指着那一条评论生怕人家看错了。

佟莉姐,姐说……哈哈哈……“琛”在烟台话里,也……也是哈哈哈……也是丑……

庄羽笑的上气不接下气,手也疯狂的抖,不过蛟龙的动态视力极好,看得真真儿的。

陆琛沉默了一秒,提起庄羽的被子,把冰冰的手塞进去,按到了庄羽的肚皮上,一气呵成。

可怜的通讯兵“嗷”的一声缩成了球。

(烟台话的吃藕,读作chěn)

 

10.

别动。

陆琛脑子一转,想起来李懂曾经偷偷跟他说过当年顾顺戳爆小心脏的台词,忽然就想实力模仿一下。

庄羽真的超乖,一动不动。

陆琛很想感叹一句,庄羽的肚皮真暖和。

憋了几秒钟之后,庄羽还是忍不住对着陆琛那张悲壮的脸“噗哧”笑了一声。

也别笑。

陆琛很蛋疼的补了一句。

庄羽咬着嘴唇,眨了眨眼睛。

那我肚子疼了怎么办啊?

怎么办?

陆大夫抓着床栏杆想了想,笑了。

给你来杯红糖水吧。


评论(13)
热度(55)

© VC银翘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