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银翘片

OTC_头像来自大狼炸鸡店老板店店大野狼

答大野狼题-1

题目见狼狼的图

我觉得我的脑子是真的不清醒……没有写出来想写的感觉,突然沮丧.jpg

哦对了节日快乐

审神者 敬启

 

若在本丸答疑箱内见到这封书信,切莫惊慌。只需遵循约定,阅后即焚自然是上佳,毕竟后文所述些许悖于平日所见我之常态,勿怪。

 

我原以为,身为源氏宝刀,不应有此疑惑。但即便存世日久,自诩淡泊无争,总有在意之事,拂之不去。

自然说的便是弟弟了。

 

弟弟……总是记不得名字呢。为人兄长,些微不妥当,应该还算无可厚非吧,偶尔也会觉得,记不得弟弟的名讳,是件颇有意思的事情——哦呀,难道说从来都只是我一厢情愿,他不曾这样想过么?

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呢。

从前并肩而战的时日长久,我理应对他万般事物了如指掌的,近日却愈发觉得,揣摸不清他心中所想。莫非是他终于长大成人,也有了自己的秘密,不肯对我这做兄长的吐露心声啦?

换做本丸之中的其他几位为人兄长的,必定要担忧了。

我并不同。

源氏的重宝,从来都不拘小节。

 

很多事情,都已经无所谓了。

但是关于弟弟,我却不能全然当作“无所谓”。

从出生被引荐给彼此的一刻起,我们许久不曾分离,之后兄弟间虽有距离上的分隔,对对方的思念之情我自认不输任何人的,倘若世间真有缘分一说,那我便要感激我兄弟二人现任的主人,能再次以这样的形态与弟弟相见,实属幸运。

从此我便不曾设想再度离分。

他也的确敬爱我,顾念我,时常伴我身侧,不放心我独自结队出阵,指派落到他身上也总说些顾及我的话,我同他说过多次,不必太过将我放在心上。

纵然享受着被弟弟亲近爱护的日常,我心中也清晰的有个声音念着,他也是独立的个体,是毫不逊色于我的源氏重宝,他应有的光环不该被笼罩在我之下,他该挺着胸膛自傲的展示他自己本真的模样,而非甘做我的陪衬。

这一切要做的令他不知不觉,也很是费脑筋。我并非看起来那般没心没肺,作为现主的审神者,一定再清楚不过吧。

他那双铭刻了源氏印记的金眸,与我可是别无二致啊。

做了这许多年的宝刀,偶尔旧日情景入梦,他总是一身冷汗的惊醒过来,长夜难寐,自然辗转反侧,心绪难平。我总劝他看得开些,实则我个人并未看重俗事烦扰,即便故旧诸事挥之不去,睁开双眼看见他静静卧在我身旁,睡颜平和,我便不觉得要将那些放在心上。

我很是知足,过去的终究是要过去,该放下的也总是要放下。能再度活跃在战场上,无论负伤饮血,都是刀剑的宿命所在,物尽其用,各得其所,应当是快意自如的。他从不曾顶撞反驳我,一向贴心仔细在我后方全心全意守护着,我为能与他并肩杀敌而热血沸腾,他也应以重现源氏荣光而自傲。

我一向如此认为。

可现在,弟弟却对着我,发脾气了。

 

他的心思实在好猜,只是我不明白。

从头至尾我都不曾从前主那里继承过“畏惧”的情感,冲杀在阵前才是主帅所为,本没得商量,他也一向支持我为队长的。

既为利刃,鬼神皆可砍斫,不过是受了些皮肉伤,服饰破损罢了,退一万步,我不曾听他叮嘱孤军深入,事到临头还要他犯险解围,着实是我失当。

只因我深知他不会弃我一人陷于敌阵,磨砺多年的配合无间我挥刀已是如臂使指从心所欲,伤痛不曾将我击倒,反而会激发我的血性,弟弟也应明白。

只是……

他那眼神如斯复杂,我究竟是读不懂的。

本来觉得他是天底下最可爱的调戏对象,居然也顿时冷了脸,连颊上的血迹都不肯擦去,躲开了我伸过去的手指,只留我一人原地凌乱不解。

低下头打量自身,的确添了许多伤口,可我们本就与常人不同,回归本丸后着令刀匠修护即可,他又何必这样气恼呢。

冲锋陷阵有何不可么?他居然恼怒到这样的程度,再不肯与我说话,就寝时也只冷冷道了晚安,背过身去睡了。

我只觉得不习惯。

很不习惯。

 

骤然失去了他注视着我的灼热视线,我竟觉着胸膛里空荡荡的,却又有什么撕扯着难受。

说不清道不明,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感。

几乎都要分不清是胸口的伤在痛,还是规律跳动着的心在痛。

可痛,又为何?

我并非对存在于世的一切都毫无兴趣,也并非事事都持无谓态度,只是他那模样,我前所未有的揪心。

若他自此再不呼唤我兄长,再不追随在我身后,再不殷切注视着我,我这兄长做的还有什么意思呢。

究竟该如何是好……

原来还有我这种上了年纪的刀想不明白的事情,看来要被你笑话了呢。

也罢,能帮我把膝丸劝回来,怎样就都是值得的了。

 

嘘,切勿说破我其实记得他名字这事。

能看见他哭出来,一向也是我想做的事。

唉……

只是他若还生我气,就只好换我哭给他看了。

做了这么多年的刀,我没做过的事情,可不止种田一件哦?

我也不敢保证会不会一时兴起,连着屋顶也一起砍下来,唔,那个时候估计就要被叫做“房顶切”了吧。

 

 

髭切 拜上

 

膝丸 收

 

差不多得了昂,你哥就那样你也不是头一天知道了,不要闹别扭了。

还有你哥这措辞跟谁学的啊……歌仙和鹤丸是不是动过手脚啊……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哦对了,安排了你俩明天去种地,别再像上次一样把地瓜苗当杂草给薅了昂!

你是没看见陆奥守吉行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我控诉的啊,旁边小夜的眼神都能杀人了。

我真的很忙的,下次让你哥写点有营养的来。

行了钦此,乖啊。

 

这个本丸我说了算的审神者大人 亲笔写的

评论(11)
热度(12)

© VC银翘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