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银翘片

OTC_头像来自大狼炸鸡店老板店店大野狼

阴阳师-妖刀姬的吐槽笔记

来自一个目睹了全程跟店店 @大狼炸雞店✨ 结队打御魂的妖刀姬的绝望吐槽,今天的魂十也是翻车的一天呢呵呵哒,不过速度总算是超过超模荒了还是可喜可贺的咦嘻嘻

真实的故事,如有雷同,算我精分


1.

我是妖刀姬,我的心好痛啊。


2.

糟了,是心肌梗塞的感觉。


我过得这是个什么日子啊……

寮里其他的女式神,不是美美的凑在一起讨论个指甲油啦研究研究怎么做发型啦,就是萌萌哒穿着好看的小裙子转来转去的美滋滋,到底为什么每天只有我灰头土脸的拖着刀冲出去嗷嗷的砍砍砍啊?大家明明都一样是女孩子啊?为什么会这样啊?明明是我先到寮里来的啊?!

姬比姬,是会气死姬的。


哇真的好气……仔细想想,好像从一开始一切就都是错的,别人寮都是充满了母爱的姑获鸟一手把大家带大,我们寮可好,靠茨木一手把大家带大,我说怎么当年把我召唤出来那会儿茨木看着我老泪纵横泣不成声,那一脸后继有人的欣慰表情搞得我还以为他是有多嫌弃两面佛不愿意跟他并称SSR呢。

这个世界上的很多事情都没有那么简单,一定是这样,对。

估计那会儿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啊终于可以回去跟挚友团聚了用不着跟这些话都不会说的愚蠢达摩大眼瞪小眼了它们根本不懂挚友的实力是多么的无敌身姿是多么的强健……”之类的,而我看着我们寮那只乖巧可爱的三星姑获鸟不禁陷入了沉思:听说就这一只还是用碎片凑起来的,我到底该说这是非的可以还是欧的可以啊……

多么怀念那个一无所知单纯的自己,死到临头了还没有意识到,居然美滋滋的想着既然是家里第二个SSR一定会有大展身手的机会吧。现在简直想一巴掌抽死自己,回头看看人家青行灯自从来了寮里同人本都出了一书柜了,枉我天天跟这群gay里gay气的男性式神们出生入死,累得要命没有加班费不说回了房间还要被自家姐妹嘲笑没有一双发现美的眼睛……哇青行灯你的眼神儿是不是自带滤镜了啊喂?!你听我说啊他们在战场上真的不是你想象的那个样子啊?!不是你怎么脸都红了?!诶?!

诶等等你去阎魔她们屋干嘛?!!


转天花鸟卷一脸懵逼的抱着铺盖卷搬到了我们屋,我也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我不是说她不好看……我俩天天恨不得手拉着手,哦不,是在椒图充满爱的眼神下被迫手拉着手去打副本,你知道的,再怎么好看的妹子也有那个审美疲劳的时候,更何况我俩已经给逼出神经病来了,一旦确认过眼神我手里的刀就抑制不住的想要朝某个人或者某个东西上面招呼,我能感受到体内战斗的血液正在沸腾,一股不可逆转的破坏欲正咆哮着经由我的双手冲破一切禁制而出——

噼嚓。


我的天呐阎魔大人你手里那都是些什么不能播的……什么是你按着判官和书翁的头画的?!茨木跟酒吞他们都知道吗?!

哦不对!

我把墙给砍坏了阴阳师会不会把我给手撕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3.

同居生活令人绝望。


在我哀嚎着抱头倒在被我亲手砍出的一片废墟里时,小姐姐们对于我所提出的“阴阳师手撕妖刀姬”的命题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会的。

阎魔邪魅一笑,对没错,就是你想象的那种姨母笑,不是你让判官画鬼使黑和鬼使白的同人本真的不要紧吗?!

阴阳师还需要你去帮他打魂十呢。

青行灯把袖子一撸,拜托不要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这么可怕的话好吗?!

说的是呢,前几天阴阳师说我可以休息之后,没有听说妖刀姬也可以不用去了哦?

我的花鸟卷小天使居然也会说出这种话诶等等那个把刘海撩起来的大脑门姑娘是谁?!

你们身上没有装带速度的御魂吧喂?!怎么动起手来比那个要飞起来的高速大天狗还要利索啊喂?!


……

啊,忘记自己是在跟阎魔讲话了呢。

反正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女子四人宿舍了……

什么你说烟烟罗和鬼女红叶她们几个一直绞尽脑汁想要加入我们房间的午夜故事会?哈那种事情有什么好期待的啊?等等她们还私下里经常举办茶会交换本子……趁着我和花鸟卷打副本的时候?啊什么花鸟卷休班的时候也会过去帮着画插画和封面……最近寮里妹子们人手一本的荒连本子就是她画的?!

啊……


诶?!!!!


4.

拿着带白蛋的待遇,操着卖白那什么的心。


我不在家的时候你们到底都在做什么啊?!

有没有好好的搞经济文化政治精神建设啊?!

我说怎么最近寮里的钱往下掉的速度快得吓人,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几个高星的白达摩也不翼而飞,我的六号位御魂莫名其妙的跑到了荒的兜里,还有感觉这几天砍人的手感越来越好了……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吧!

嗯……鉴于我长期离家出走啊不是,出门在外,还是抓一个在家蹲守了解寮情的家伙来问个清楚好了……

诶前边那个白毛的,是茨木吗?我就说这几天天气热的要死吧,大家都喜欢往雪女身边挨,终于凤凰火往人家边上凑的时候给姑娘气的啊……新发型不错啊,剪短了凉快多了吧?或者不舍得剪你就干脆学我把头发扎高点,不过就你那个炸毛的发量我感觉没有啥区别,啊你头发去做营养了吗,摸起来手感有点好啊,你这衣服也是新换的吧?诶左手里拿的什么啊,哦扇子啊你看你都热到扇扇子了对吧,真是的阴阳师也不舍得给我们装……个……空……调……

诶?

左手……扇子?

茨木?左手?

扇子?!


卧槽。

卧……槽。

卧槽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智障阴阳师有狗啦?!


5.

大天狗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不是,我真得好好消化一下这个事。

我掐手指头算算啊……不对我这得有多少手才能算得出来啊,别说数日子了,就是数智障阴阳师召唤式神的符纸上写了多少次“狗”我都数不过来,而且好不容易浪子回头的阴阳师洗心革面打算凑狗毛也要凑出来一只大天狗的,估摸着日子也没到那么快啊?

啊你说啥,阴阳师凑够42根狗毛然后终于成功召唤出来了大天狗?还是穿青竹的?然后发现寮里就数大天狗衣服最多甚至不知道应该穿哪件?结果一个激动瞬间倾家荡产害得人家连体验童年的时间都没有就硬着头皮成了寮里的主力?

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了我必须要大声的嘲笑他一会儿就算明天罚我打一整天的魂十我也要笑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真的,我寮阴阳师大概自打接手这个阴阳寮开始啊,有多长的脸黑历史,就有多长的求狗历史,你懂的吧,人啊是很容易钻牛角尖的,岁数越大懂得道理越多,居然越容易钻进死胡同里出不来,他就跟自己较劲啊,一开始是说,坚决不去捡狗毛,就是要靠一己之力召唤出大天狗,让对方心服口服的归于他麾下,结果呢?

捡到一根狗毛就如获至宝的那个惊悚的反应叫我简直怀疑他会大半夜的乔装打扮翻墙去别的阴阳寮偷偷拔人家的狗毛,真是忍不住捏一把汗。

行了,现在是不拥有这种担忧了。

狗来了。

你知道吗,我摸着他头发的那一瞬间,也露出了当年和茨木一样的表情。

头发真软和啊。


6.

苦日子到头了……?


真好,新的苦力来了,嘻嘻嘻。

咳,不行,现在还不能让他知道他前辈们的恐怖,再怎么说这也都是那个智障阴阳师逼出来的啊喂!

我可没说我消极怠工哦,只不过新同事来了,总归还是很开心的嘛,寮的力量又壮大了呢!


只不过——

身为家里最能打的女式神,回头看看我这帮男同事们啊,那真是一个能看的都没有。

按照时间顺序来吧,拯救阴阳师于水火的,可以说得上是寮里老大哥的茨木,说实在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说他了,百分之五十的暴击还天天去捏大蛇,你看见那两边的大天狗的嘲讽脸没有?对,就是嘲笑咱家阴阳师死活抽不出来狗,他还放着两边那么欠扁的狗子不捏,去偷偷捏大蛇,得,团灭了吧。

这个锅我是坚决不背的。

阴阳师非常懒,御魂什么的大家都是凑合捡着穿,要说暴击低也真的不能怪茨木,只不过每次一拳下去一个怪都没捏死的时候表情太过凄惨令人不忍直视罢了。

酒吞……现在还拿着阴阳师的安慰奖在寮的不知名角落里发毛呢,眼看着人家起高楼,起高楼,起高楼,没见着楼塌了,后来居上的SSR都比他能打,就他独自一人,三星,未觉醒,裸着,孤单,寂寞冷。茨木忙着跟隔壁的酒吞卿卿我我,连莫名其妙穿了一身地藏的一目连输出都比他高,一把岁数了才被四星送了打折的皮肤,我也是没眼看了。

讨伐无良阴阳师啊喂!

我想每天在庭院里打坐的一目连和总被奇怪的人摸屁股的小鹿男也会赞成我的提议的,嗯。

还有那个荒,哇我都不想说他了,看脸确实很帅,一副高冷的样子话也不多。讲道理我其实是很喜欢话少的同事的,毕竟大家都是念着那么中二的台词冲出去砍砍砍,如果遇到了吐槽役我估计真的会当场尬死,而且当时我们几个超级开心来了一个腿长的大帅哥啊,虽然青行灯跟我兴奋的点完全不在一个平面上吧……

荒和一目连的本子听说特别抢手,真的,以至于我十分怀疑一目连的盾能不能够完美的护住他自己的菊花。

当然我不是要说这个,我想说的是,荒对待女性的态度。

我俩的出手速度是一模一样的,请注意,这个一模一样很重要,不过看起来,这位荒帅哥完全不懂的什么叫做“女士优先”啊,每次出手都要抢在我前面,好的,这没有关系,不就是出手比我快嘛,茨木也是每次都高速猜拳啊,没有关系哦,我来收尾,配合完美,就这么说定了。

于是当荒帅哥轻轻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丢下无数颗炸裂的陨石之后,喊完了666的我拖起一边的大刀就准备向敌人的头上砍去的时候,我大喝一声:

“不祥之刃!”

打出暴击——一刀。

诶?

然后我一脸友善的看向座敷童子。

哎嘿~

座敷冲我来了个wink。

别给我装傻啊喂!!!

座敷也很委屈。好吧怪我没有及时跟同事搞好关系打听清楚对方的能力和招式,可是这种一出手潇洒异常的“我全都要!”到底是个什么鬼啊兄弟?!如果从一开始你就知道会消耗掉全部的鬼火然后居然还不能秒杀全场的话你干脆就让三颗给我不就好了吗?!让我一下很难吗?!很难吗?!啊?!

哇真的是气到变形……

帅哥,你的偶像包袱可不可以,不要这么重的?座敷已经倒下了啊!那是仅剩的最后一颗鬼火了啊?即便是这样,你也要用你那残破的衣袖甩出只有一点陨石的天罚吗喂?!而且就非要丢到大蛇的脑袋上吗你当旁边的大天狗都是空气吗喂?!你就不能等到我行动的回合给我攒三颗鬼火吗喂!!!

到底有没有考虑到明明是相同速度却每次都只能平A的我的感受啊喂!!!


不行了,我得缓缓。

同时对新来的大天狗同志表示深切的同情,他估计还沉浸在“今天穿哪件”的美好幻想里不能自拔,不过没事,很快他就会需要我们偷偷从阴阳师那里顺来的霸王防脱了。

他会知道我们是怎样一个黑心无良的阴阳寮的,他还需要时间去认清现实,适应现实。

唉,有点开始同情他了。


7.

霸王防脱用的有点快啊。


听说青行灯她们的同人本内容又丰富了,大天狗这种长得好看的果然逃不过她们的魔爪,上次打完了副本椒图还扭扭捏捏问我能不能回去替她催一催花鸟卷太太的更新,说姐妹们等粮等得心都碎了,再这么下去恐怕只能自己割腿肉了。

啊?

这位姐姐,你说的啥?

我怎么听不懂啊?

不不不,花鸟卷小姐姐,你不在魂十副本的这几天都在寮里干了些什么啊?!

哇你不要红着脸钻进被子里不肯出来啊?!

诶你被窝里这个抱枕看起来有点眼熟啊……


这不是没有觉醒的我吗?!!


8.

真相,令人头秃。


旁边的花鸟卷还在跟书翁商量着月底出合志的事,说是青行灯这回再拖稿就威胁她说插图不给上色了全部换成简笔画版本,校对和排版如果忙不过来的话考虑让椒图和山兔过来搭把手,顺便催一下妖琴师那边同人曲的进度这次要跟着本子当特典的……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是不是接下来你们就要组建乐队唱见舞见一起上然后争夺C位出道的资格啊?

在实况转播的跟前儿大家能往后稍稍给我留个好地儿不啊?

我是不是还要疯狂打call比六大喊skr啊……

“会给你黑箱的啦!”这样说着花鸟卷头也不回的继续丰富背景去了,拜托你头上系着的那个“妖刀姬本命”的头带让我感到十万暴击的恐慌啊……

“嗯,毕竟是看板娘呢。”书翁你是不是说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等等,看板娘是什么鬼?!

快住手啊我是不会跟你们同流合污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9.

何以解忧,唯有砍人。


日子是没法过了,我感觉自己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大天狗的御魂不知道是不是买到了冒牌货,副属性哗啦啦全都加到了速度上,居然成了一飞冲天狗,跑得比晴明还快,比当年高速猜拳的茨木不知高到哪里去了,还跟一边的陆生谈笑风生。

啊,陆生?

阴阳师的陆生也艰难的拼凑出来了啊……

啊不是大天狗兄弟你这样完全吃不到晴明的BUFF这个输出是不是有点感人诶你瞪我干嘛我只是收尾啊收不掉还不是因为你就吹掉人家一个血皮……

不过至少很感动的一点是我能一次砍个够了,新同事还是很够意思的,就是莫名感到一股心酸是怎么回事……

我可能是快要去跟茨木做伴了吧。

这么想想,居然还有点伤感呢。那就抓紧眼前的机会多砍几刀吧,不管怎样我应该还是蛮幸运的,在阴阳师的眼里我应该是他的骄傲吧,毕竟协战式神的空槽里仍然是属于我的位置。


就让这杀戮无休止的继续下去吧。


10.

杀戮,就是我的……


???

哈?!

鬼切是谁?!


评论(2)
热度(6)

© VC银翘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