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银翘片

OTC_头像来自大狼炸鸡店老板店店大野狼

响王–未完成的故事

手机发,格式可能会奇怪
仓促之中非常不安的写下这篇,通关6之后我非常想念牙琉检察官!!!
如有BUG见谅因为我急着送他们去结婚(不是)


“大脑门,你真的要留在克莱因不回来了?”

……

等待那个意料之中的答案,居然比上台演出前还要紧张。

年轻帅气的明星检察官牙琉响也垂下视线,轻轻笑了一声。

“是吗。”

相信王泥喜法介并没有听到那声隔着听筒远在千里之外的叹息。

“那么祝你好运咯,大脑门。”


他已经习惯了故作轻松的姿态。

这没什么,他一向从容,总是在将法庭气氛推向最高潮的同时达到他所追求的真相的彼岸,就算不是出身力求“完美”的狩魔一门,他也极少失态。

除了在那个律师面前。

也许他早该意识到那个大脑门是特别的,那可是个能对着自己的老师做出指控的狠角色啊,偏偏还是他的兄长教出来这样厉害的徒弟,他都有些怀疑自己究竟是多么醉心于音乐创作才会一直忽略王泥喜法介的存在。

这样的问题是不会有答案的。

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发生了,就像是时钟表盘上注定会交错的指针,重叠的一瞬间他们的生命线就此交汇了——那个改变了他人生的家伙一副初出茅庐半吊子的不靠谱模样,被他强行拉扯着闯入到他的世界里来。

完全就是个新手嘛。他可是个资深的检察官了,漂亮的履历,因为曾经“击败”了成步堂龙一而显得更加不可一世。但人的一生不应囿于过去的荣耀,于是他抬起头,在视野前路的尽头看到了光。

输赢很重要吗?“赢才有意义”这种观点,是哥哥雾人才会有的偏执,英俊的检察官只想轻佻的撩起额发对这种想法嗤之以鼻,他想要得到的是一切表象背后的真实,而他恰恰可以自信的认为自己推导出的正是案件的真相。

他一直深信不疑。

所以这个意料之外的大脑门就变得非常有趣了不是么?

他看到了全新的关于案件真相的探寻,也切身见证了传闻中的“逆转”,就算这一切都还不够震撼,那么加上站在辩护席那个一身红色西装的律师王泥喜法介本身呢?

他必须要承认,那是他能想象到最好的开始。


有时候他会觉得,自己并不是那个大脑门律师人生里的主角。

当然了。

他只是个“刚刚好”的陌生人也说不定。

似乎每个在检察局上班的人都特立独行,虽然还远远轮不到他来操心所谓的“雇用这种人来当检察官真的没问题吗”之类的问题,事实是他的那些“特别”可能也并不是看起来的那么“特别”。这个工作太容易受人尊敬和欢迎,无论他们是否正确的引导了真相,这可与律师们的境地全然相反,他真是不禁要同情那个大脑门了,那家伙的日子有时候一定很难过吧。

习惯了随便走到哪里都伴随着迷妹的尖叫声,格格不入的沉默也并没有别人臆想中那样引人注目,他生来就是耀眼的,但是混迹在人群中大脑门的无所适从不才是最有趣的部分吗?让他忍不住要弯下腰来贴近那张容易紧张的年轻面孔,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更加年轻的模样,总是会突如其来的发出巨大的声音喊着“没问题的!”这种话,那就是律师王泥喜法介啊,它们是那个可爱的人的组成部分,但又不全是,远远不是。

真是令人着迷。

还没完。这不过是个开始,更多深入的了解只会导向着更加惊喜的发现,直至不悦事实的最终发掘。

但这是必然的吧?

他不过是在那家伙人生中的某个阶段恰好出现在那里的陌生人,他的好心好意让他摸着良心参与到审判的过程中,甚至不惜帮助他的“敌人”一再争取时间,难道就真的那么无私,仅仅是为了探求案件的真相而已么?

成步堂美贯还挺可爱的对吧?那个会变魔术的小姑娘,是自己的头号粉丝呢。他对粉丝的爱一向一视同仁,身为偶像心照不宣的小技巧罢了。但破例往往也很简单,只要他本人愿意就够了,偶尔任性一下,并不算什么的,对吧?

只可惜差点对牛弹琴,自己那些被迷妹们视若珍宝的签名落到了大脑门的手里怕不是要被拿去当书签——或者更惨,还好他听到了那个熟悉的手机铃声,那么一切就还不算太糟。

他可以稍微庆祝一下自己的阶段性胜利了。

然而喜悦也只是暂时的,他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个小律师艰难的爬了上来,山顶的风景很好,他想有那个家伙陪着一起看。但他忽略了致命的一点,尽管他愿意停留在绝佳的观景点等待着慢吞吞挣扎中的大脑门,后来居上的年轻人却未必肯就此停下他不断前进的脚步。

于是他终于看到那个并不结实的背影身边,还紧紧的站着他所陌生的人。

他对王泥喜法介的过去,一无所知。

贸然开口询问,会让对方警觉的吧?也许不会,那就更加令他恼火,就算面对着检察官都这样的毫无防备,这个人真的能让人放心他独自出门调查吗?


通话仍在继续。

“牙琉检察官。”

“嗯?”

“你今天有点不一样。”

“你终于察觉了吗?”

说好的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儿呢?他好像确实变了很多,当他开始追求真相以及——辩护律师之后。

“我说不清楚,但是你应该知道,在我的面前你是无法隐瞒什么的。所有的小心思,我都可以【看破】它。”

“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庆幸,你并不在我的面前呢,大脑门?”


不。

一点也不。


来吧,来【看破】我吧。

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把我全部的心思都【看破】吧,那正是我所希望的。


但事实的真相是,那个人离开的如此突然,连同作出的就此留下的决定一起,根本令他措手不及。

如果被他发觉了,他会开口挽留吗?

会的吧,他想。反正自己一副轻浮的公子哥儿模样,就算把真心话当作玩笑,对方也一定不会当真吧。这么说来,还真是要松一口气,肆无忌惮的抓住大脑门倾诉心中所思所想了呢。

面对异常认真的王泥喜法介律师,真相往往比假象更具有欺骗性。


“是因为那由他检察官吗?你非要留下来的理由。”

“必须要有人来继承多尔克的意志……”

“好吧,看来我要考虑一下把演唱会的地点挪到克莱因了。”


作为一位出色而称职的检察官,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有如此嫉妒同行的一天。

来自异国的僧侣活跃在法庭上的时候,他并没放在心上,除了自己,谁还会是大脑门最旗鼓相当的对手呢?

他不止一次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懊悔不已,明明应该早些注意到的。

那位“超度检察官”是一位极度勤奋的人,坚定不移的走在超度御魂的路上,心无旁骛,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男人。

以他以往的态度,应该是赞赏甚至惺惺相惜要更多一些,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一切沦落到这个地步的呢?

好吧。

他只是不喜欢那由他检察官抢走了他的风头,不喜欢那由他检察官抢走了他经常使唤的宝月刑警,又或者他现在应该称呼她为宝月科学搜查官了,但那些都不重要,他最不喜欢的,是那由他检察官抢走了他的——

他的大脑门。

他不能生气,当然,他是不能生气的。越到这种时候越要微笑,那些律师们不都是这么干的么?所谓的,越到危急关头,越要笑得从容。

可是……挚友之后,又是发小吗。

啧,人生还真是艰难啊。

在那个大脑门律师的身上,究竟还有多少秘密呢?恐怕连成步堂龙一也没办法自信满满的说出“我完全了解王泥喜君”这样的话吧。

烦躁是不可避免的,一次又一次的,他要就此错过那家伙了吗?在那家伙受伤的时候、心灵脆弱的时候、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他跑到哪里去了呢?他正在逐渐成为王泥喜法介的过去,那个人留在他生命里不可磨灭的印记却反而愈加深刻了,于是他终于意识到了那个无法前进的自己。

他被自己困在了原地。

大脑门从未停下,只是一个走神的工夫,居然就脱胎换骨成了一个可靠又坚强的男人。

不,在他眼里,大脑门应该是个过分认真的大男孩才对的,应该是个偶尔心虚,在每个审理的关键点上毫不犹豫的虚张声势,然后在自己带着笑意的目光里不好意思的揉着额前立起的呆毛傻笑家伙才对的。

他是不着痕迹的给了不少助攻,偶尔也会希望大脑门或多或少的依赖他一点也好,但那样的就绝对不是王泥喜法介了。

还真是非常矛盾的心理。这种矛盾,会被大脑门伸出食指大喊一声“我反对!”么?他觉得没把握,就算对方是会揪着所有微小的矛盾死缠烂打的律师,面对没有意义的的事实,也不会浪费力气吧。

奇怪。

事关情感,他应该是看起来那样游刃有余的。


偏偏在这件事情上,他不相信自己是孤军奋战的。

他应该有个人生赢家的前辈才对。

“御剑局长,我想……”

“这恐怕不行,牙琉君。”

“为什么?”

“你问为什么……”御剑怜侍耸了耸肩,露出了一副嘲讽的表情,“单身有什么不好的?”

好像很有道理,他咬了咬牙。

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在那场关于婚礼的案件上面对成步堂龙一的反驳,他又想。

“顺便说一句,”志得意满的检查局长摇了摇食指,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克莱因我也去过了,‘那个男人’我也见过了,神奇的逆转我也亲身经历过了,工作还有很多,不是停下来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

我的空气吉他都就位了你就跟我说这个?

年轻的检察官忍不住重重砸了身后的墙。

我也很想找大脑门充一下电啊,立刻,马上。


华而不实似乎是检察官的外在通病,有时候骚包的属性也会很要命。

御剑局长的红跑车也好,他心爱的摩托车也罢,他只想任由机车剧烈轰鸣着一瞬间将他带到那个神秘而陌生的国度。

听说那里的人们对律师的敌意非常深啊,还是多亏了大脑门竭尽全力进行了逆转的大革命才有了现今的局面,但是那家伙的日子一定还是非常难捱吧,毕竟是差点丢掉了性命的战斗啊。

尽管有……那由他检察官在身边。

不,他愈发的沉不住气起来。

大脑门完美的继承了成步堂一脉的特殊体质,走到哪里都会发生命案,就算要说服自己那家伙今非昔比了,也总还是放心不下。

那个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年轻人,总是对外界毫无防备,不经意之间就会受到伤害呢。而且还迟钝的要命,对周围人的感情总是毫无知觉,哪怕对方带着多么明显的目的性,都会傻乎乎的被利用个从头到尾。

那由他会懂得要去保护这个倒霉体质的家伙吗?

冷汗涔涔而下,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慌。

失去了葵大地,失去了多尔克,直面父亲临终的景象,那些血淋淋的过往成就了如今的大脑门,那个愣头青律师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律师事务所,变得更加强大也更加孤独了。

不知不觉间,大脑门也是个能独当一面的男人了啊。

但终究还是有些本质不曾改变吧,比如那个标志性的发型,比如那一身鲜艳的红色西装,比如那个会让他不由自主露出微笑的手机铃声。

在他眼里,无论在追寻真相的道路上不懈奔走了多远,王泥喜法介还是那个会“惊讶”的大男孩才对,那么他就还是被需要的吧,就像在法律学院时那个他十分享受的小剧场一样,他的存在就是最好的启发。

他们会携手演奏出和谐的音符,在最强的音节上敲定真相的重音,也许大脑门会意外的有个唱歌好嗓门也说不定。

想到那家伙一本正经的紧张模样,自己皱着眉头居然也会笑出来。

冷静下来,牙琉响也,即便解散乐团他也不曾有过这样的犹豫。

自始至终,他只是需要一个迈出一步的理由罢了。

他和拉米洛亚女士的合作如此完美,总是听录音怎么会比得上现场版来的震撼呢。

这一次,就让他亲自,将《恋之吉他小夜曲》响彻克莱因王国的上空吧,也让那个大脑门律师好好的看着他。

只看着他。

评论(8)
热度(60)
  1. 在0.9%的NaCl溶液里游泳VC银翘片 转载了此文字
    是神仙……

© VC银翘片 | Powered by LOFTER